请在Chrome、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。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,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。

永利皇宫新的登录系统学知之光 半路出家的前任记者制订出研学“国标

培训工具 admin 评论

多次荣获湖北

  多次荣获湖北省、武汉市各级新闻奖项,对市内大小医院了如指掌。在进入旅游业之前,周晔是一名优秀的医疗口记者。

  不过,在担任武汉学知研学旅行服务有限公司-新教育研究及课程建设中心部门经理之后,之前的经验和荣誉都被剥离,周晔开始思考,一家旅行社怎么做出让学校、家长和孩子满意的教育?

  从新闻记者转行进入旅游业的“亚专科”研学游,这个职业生涯的弯,似乎转得有点急。有段时间,周晔的网上个人签名叫“转型家”。

  正是这名半路出家的转型家,带领一个初创部门,提前介入研学领域,研究开发出100多门课程,更制定出研学服务规范的国家标准,给才进入研学这片蓝海的同行们,留下了一个高大的背影。

  2013年10月8日,周晔来到武汉学知研学旅行服务有限公司报道。思量再三,她最终下决心从武汉晚报医卫部辞职,再经过7天长假的缓冲和修整,她觉得自己准备好了。

  “我只是准备好转行,不是准备好迎接转行带来的暴击。”昨天,周晔在接受采访时笑着调侃。然而在5年前,一次次的暴击险些让她崩溃。

  当初面试,学知董事长祝胜华就告诉周晔:“企业正值转型,邀请你来,不是做旅游,而是做教育。”

  一个旅行社能做出什么样的教育?周晔很好奇,但彼时对于她来说,不论是旅游还是教育,都是转行,并没有太大分别。

  当记者时,周晔是业务骨干。进入公司后她却发现,旅行线路的方案比整版深度更难写,因为祝总要求,这条线路必须要有教育性。

  2013年,还没有人提出研学概念,“游而不学”或“学而不游”依然是市场上的普遍现象,但学知却已经敏锐地发觉,随着时代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,教育的空间会不断扩大,这两种方式将无法满足学校、家长和学生的需求。

  这个新的教育空间就研学。如今周晔已能侃侃而谈,研学存在于旅行与教育的跨界融合之中,在这个空间中,教育在体验时潜移默化地发生……

  但在当时,刚转型的周晔就要面对一个跨界新事物,难免感到棘手。印象最深的一次,她为“跟着课本游中国“写方案,写了十几稿,祝总始终不满意。

  做记者时,周晔写过几千篇稿件,没有一篇修改超过3遍。而不断地返工打击,让一向以文字见长的她,几乎崩溃。

  类似的暴击,尽管程度不一,但在周晔所在学知“研究研发中心”里,并不鲜见。

  起初,她理解的“研究研发”是一种更偏重教育的旅游策划工作,是将传统的旅游行程包装成“游学课程”。

  比如选择更适合孩子游览的景点,包含更多文化内涵或教育内涵,并在行程中加入一些体验活动,比如团队拓展、或仪式类活动、讲座等。

  但祝胜华董事长对团队研发出来的成果始终不满意,他说:“一家旅行社要转型成教育服务专业机构,为孩子提供的产品应该是‘课程’,旅游行程如何转化为课程,在旅行的过程中,孩子们到底需要上哪些课?做好旅行中的教育,绝不是在行程中加几个景点、活动这么简单。”

  2014年夏天,转行近一年的周晔,在反复打击中迎来觉悟。她和同事连续加班一周完成的厦门夏令营活动方案,终于获得认可!

  时隔四年,周晔还记得那次夏令营是以“少先队”和“海洋文化”为主题,围绕“少先队队歌起源“和厦门重大历史事件做文章,带领学生在探访厦门地标建筑、名胜的过程中,了解近代历史。教育贯穿了整个行程。

  也是从那时开始,周晔对自己转行后的定位也更加明晰,成为一名教育人,一名在旅游公司工作的专业教育人。

  2016年12月,教育部等11部门印发《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》,要求各地将研学旅行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,推动研学旅行健康快速发展。

  就在同行还在揣摩研学的概念和意义时,周晔已经开始探索研学的具体实施路径。

  在不断思考与探索中,目前周晔团队已经自主研究、开发课程超过100门。并出版了业内首本实用教材《最美的教育在路上》,编制了国家行业标准《研学旅行服务规范》和《中小学生夏(冬)令营服务规范》(待评审)。

  这一整套教育理论和课程体系,以及行业标杆的姿态,让学知迅速成为华中地区研学的领跑者。社会各层面、尤其是学校和教育部门,也逐步认可学知的价值,将学知视为学校教育的有益助力。

  这些都给与周晔和同事们巨大的职业成就感,同时也有力地帮助市场部门开拓了市场。

  如今,学知已将原研究研发中心改为“新教育研究及课程建设中心”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这也是对周晔团队的肯定。

  中心也由起初的4个人小团队,发展成为20人的大部门。部门负责人周晔的难题,也从方案怎么写,变为了如何留住人才、培养人才。

  据介绍,该中心招聘时会更偏向非旅游专业背景的重点大学毕业生,研究生优先。但对于这样的人才,无论是在薪资待遇还是个人发展上,都有更高的要求。

  研学行业方兴未艾,行业环境和条件配套不可能一蹴而就,“要留住他们,理想和收入都要谈,前者对人才来说可能更有用。”周晔说。

  在新人培训上,周晔时常用自己的经历举例子,记者这行能达到的最高职业高度,是通过一篇稿子,改变一个行业,或者改进社会现状。

  但一个优秀的研发人员,他能通过课程设计,引导孩子走向更广阔的世界,澳门永利皇宫网址通过体验、探索、感悟,点燃他们成长的内驱力,足以影响一代人。

  而培养人才的难点,在于研学的“旅行性”。研学游具备一定旅游活动的特点,参与者对目的地的新鲜度要求、对活动的期待都更高。

  打个比方,一门学校课程,20年不变都没问题。但是一个研学资源点,一年之内,学生和老师不会愿意去两次。

  对学知的研发人员而言,必须不断学习,思维必须领先市场现状2到3年,才能不断研发出引领市场的产品。

  这又引出另一个“甜蜜的烦恼”。研学旅行试点工作全国试行后,越来越多的机构和资源涌入研学市场,竞争越来越激烈,出现很多无序现象。

  周晔不自觉地皱起了眉:“如何对我们研发的课程和内容进行版权保护,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难题。”

  五年之后,这名转行到旅行社做教育的前任记者,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职业蜕变。而在她身后,一片广阔的研学产业新市场,正徐徐打开大门。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